这次真的不吃了

胡磕乱磕(ಡωಡ)

雀儿(续2)

写的不好QAQ

接受一切批评

 @唏嘘 小可爱的前文!

我不要离开我一秒钟,我的至爱。

因为到那一刻你将已经走远

我将迷茫地流浪于整个大地,询问着,

你会回来吗?你会抛下我,死去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不要离开我》(巴勃鲁·聂鲁达)

01

 

 

朱正廷几乎动用了自己全部的人脉去打听尤长靖的下落,可是他找不到,蔡徐坤把尤长靖藏得太好了。他已经很久没去过公司了,把心思全放在了找尤长靖这件事上,那天把尤长靖从监狱带出来的时候,蔡徐坤在他耳边说了一句“他迟早是我的。”当时还没当回事,人都在手上了,蔡徐坤还能偷走不成?

 

从监狱回来的路上长靖一直在哭。

 

“正正对不起......正正....我不干净了....正正你会不会不要我了.....”朱正廷看在眼里,疼的心都要烂了,他平时碰都舍不得碰尤长靖,这样捧在手心里的人,就这么让人糟践了,他想杀了蔡徐坤,还想宰了黄明昊,如果不是这小兔崽子在外面惹事,长靖就不会受这么多罪了。

 

“正正别丢掉我好不好,我真的好爱正正......”尤长靖紧紧抓着朱正廷的衣角不让他走,平时灿烂明媚的眼眸此刻却被恐惧填满。

 

“我不走,我不走,我会陪着长靖的,我不是答应要陪长靖一直到长皱纹吗?”朱正廷刮了刮尤长靖鼻子,扯出一个安慰的笑容。

 

可是尤长靖却哭个不停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力气,一把就把朱正廷拉倒在床上,还不等朱正廷反应,尤长靖就狠狠地吻了上来,舌头在朱正廷的嘴里乱搅,贝齿狠狠地撕咬着他的唇瓣,血的腥甜味很快充斥了口腔。

 

“正正...要我.....”

 

朱正廷推开了尤长靖。

 

“长靖,你别这样,你身体现在也不好,精神状态也不好得好好休息。”可尤长靖并不听他的话,开始脱自己的衣服,朱正廷手忙脚乱的帮人穿上衣服,尤长靖又抱着他到处乱啃,在他脖子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,朱正廷心疼的要命,把人紧紧地箍在怀里。

 

“长靖听话,等你身体康复了再说好不好?”

 

怀里的人不点头也不摇头,只是可劲儿的哭,朱正廷没办法,只能一下一下拍着尤长靖的背,帮他顺气,怀里的人渐渐没了动静,朱正廷低头一看,原来是睡着了,脸上还挂着两道泪痕,轻轻的把人放到床上,掖好被角,打算在家陪着尤长靖,突然手机震动起来,是秘书的电话。

 

“朱总,公司资金链突然断裂了,股东都在公司闹呢,你赶紧过来吧!”朱正廷不禁疑惑,公司资金运行一直好好的,怎么自己今天一天不在就出问题了。给尤长靖留了一张纸条,朱正廷就匆匆赶去公司,等到第二天处理完公司的事,尤长靖就已经不见了。

 

是自己大意了,资金问题来得太突然,现在想想确实有蹊跷,怎么偏偏就在他接回尤长靖的那天公司出了问题呢?能干出这种事的人,只有蔡徐坤了。十个小时,够蔡徐坤把人藏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

朱正廷现在非常后悔,一肚子的火没处发,自己找了一个多月,连个影都打听不到,看黄明昊进来,一拳就挥了上去。

 

黄明昊最近也是很不好过,他心爱的哥哥丢了,可是他再着急也于事无补,打算去朱正廷办公室打探一下情况,没想到刚进门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拳。

 

“朱正廷你他妈发什么疯呢!”黄明昊妄想制服这个揍他的人,但他根本不是朱正廷的对手,被按在地上挨了一拳又一拳。

 

“黄明昊你就是个王八蛋。”朱正廷打累了,跟没了魂儿似得倒在了地上,他想尤长靖,想的快要发疯,不知道蔡徐坤有没有为难他,不知道他吃的好不好,不知道他想不想自己。

 

黄明昊心里也难受的要死,他一直以为朱正廷是个嫖客,可没想到朱正廷爱尤长靖,但他一想到他的哥哥在别的男人身下娇///喘,气就不打一出来。

 

“你就是个嫖客。”

 

“我听不懂。”朱正廷歪头看了眼黄明昊。

 

“当年你收留我和哥哥不就是看上他了吗,你给我们住的地方,给我们热饭吃,不就是想把尤长靖养大了好让你肏吗?”

 

朱正廷明白了。

 

“我没动过他。”

 

“你放屁。”

 

“我爱他,也敬他,如果长靖没准备好,我到死也不会碰他。”

 

心猛地抽紧,他一直误会了哥哥。对他说那些“靠身体”的下流话来刺激哥哥,他该有多伤心啊,可是他的哥哥,他的长靖还是护着他,都是他的错,黄明昊想大哭一场,他张了张嘴,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 

02

 

蔡家老宅。

 

“爸,我想接手蔡帮。”蔡徐坤从警局辞了职,就回了本家去见老爷子。他不能再等了,朱正廷已经开始行动了,他若是再不接手蔡帮,他的宝贝可能就要被抢走了。

 

“坤坤,你想好了了吗?”

 

“想好了,我愿意为蔡帮付出一切。”说什么为蔡帮好,这一切只是为了尤长靖。

 

“好,从明天起,你就跟在我身边熟悉一下事务吧。”蔡家只有蔡徐坤一个独子,从小娇惯的厉害,现如今愿意继承蔡帮,也是出了蔡老爷子的意料。蔡家从十年前灭了黄家这个眼中钉之后,势力不断扩大,到现在已经能在A市一手遮天,自然树敌也不少,自己的宝贝儿子想要大展身手,怕是也有不少阻碍。

 

蔡徐坤婉拒了母亲想留他吃饭的想法,驱车赶往别墅,他想尤长靖想的紧,哪怕是一会儿不见。从院子离就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坐在窗边,蔡徐坤赶忙上了楼,尤长靖怕是也看到他回来了,便在客厅等着他。

 

“长靖吃饭了吗?”蔡徐坤把人环在怀里。

 

“没,想等你回来一起吃,今天我给你做了饭。”

 

“你不许偷看。”尤长靖调皮地蒙上了他的眼睛。

 

“长靖做了什么好吃的,还这么神秘。”蔡徐坤轻笑,他从没看过这么生动的尤长靖。被长靖推着往前走,感受着他掌心传来的温度,蔡徐坤觉得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

 

“叮~蔡先生的专属晚餐到啦。”

 

暖黄色的灯光下是一个制作并不精美的蛋糕,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“坤坤生日快乐”。

 

“我听阿姨说今天是你的生日,就自己动手做了个蛋糕,虽然不好看,但味道可是很好的哟

~”

 

蔡徐坤有一瞬恍惚,好像一对相爱着的恋人,很久都没有这种满足的感觉了。让他没想到的是尤长靖居然主动吻了他。

 

软软的唇贴上来时,蔡徐坤还是有点发愣,但他没迟疑多久,就搂住了长靖的腰,狠狠地吮吸着他的舌头。尤长靖突然一把推开了他。

 

“坤坤,今天我来。

 

尤长靖好像从未像今天一样主动过,青涩的吮吸着他的下唇,也没有更进一步动作,蔡徐坤有点着急了,张开嘴把尤长靖的小//舌勾进自己嘴里,引导着他与自己缠//绵,小小的舌头划过贝齿,蔡徐坤脑中的电流直达下//体支起了帐篷。尤长靖也感受到了那物件在顶//着自己,呼吸不由得粗重了起来。蔡徐坤直接把尤长靖打横抱起走向卧室,(本来是该有车的,但是对不起,我写的车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= =)旖旎的春光映照两具纠//缠的肉//体,甜腻的呻//吟溢出华丽的鸟笼,梦中坠入爱情海。

 

第二天蔡徐坤醒来时,尤长靖正在怀里睡得香甜,摸了摸怀里人毛茸茸的头发,嘴角不自觉的上扬。

 

”好像小猪啊。”心里甜蜜的不像话,有一种新婚的喜悦,提到结婚,蔡徐坤仿佛能看到尤长靖戴上戒指时脸红的样子,长靖开始接纳我了呢,蔡徐坤暗自得意。

 

“少爷,该去见老爷了。”

 

蔡徐坤赶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怕吵到还在梦里的人,其实自己很想陪着尤长靖,但今天是接手蔡帮的第一天,总不能迟到吧,吻了吻那人嘟起的嘴唇,便出了门。

 

听着院里的汽车声消失,尤长靖慢腾腾地睁开了眼睛,从床垫底下拿出一部手机。

 

“喂,丞丞,你能过来一趟吗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

03

 

范丞丞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,是一个陌生号码,憋着火气接了电话,听到是尤长靖之后就再也睡不住了,挑了一套自认为最帅的衣服,捯饬了一番,火速去见尤长靖。

 

蔡徐坤的别墅倒也好进,保安们都认识范丞丞,以为是蔡徐坤叫他来的便放他进了门。一路寻到卧室,发现人还在被窝里,来不及发出声音,尤长靖起身一把抱住了他。

 

“丞丞,我受不了了,带我走好不好?”尤长靖哭的梨花带雨,范丞丞发现他还是光的,身上一片一片的青紫色扎的他眼疼。

 

“好。”

 

没想到范丞丞答应的这么爽快,本想范丞丞若是不答应他便以死相逼,不过这样也好,免得生出其他事端。尤长靖已经联系好了朱正廷,在路上接应他,尤长靖也有过不安,利用无辜的范丞丞真的好吗,但一想到朱正廷,一想到昊昊,别人的痛苦又算什么?他变的和他痛恨的人一样了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

“丞丞,谢谢你。”

 

范丞丞苦笑,替尤长靖穿上衣服,便拉着他下了楼。

 

“范少爷,大少爷说了您身后那位不能离开这里。”为首的保镖上前阻拦。

 

“是你们蔡少爷让我带他出去的。”

 

“可是....我们没有接到通知。”

 

“你是主子还是蔡徐坤是主子,有些事需要让你们知道吗,再废话老子一枪崩了你。”说着范丞丞掏出手枪对准保镖。

 

保镖虽然心里犯嘀咕,但见范丞丞懂了真格,只好乖乖让路。

 

汽车飞驰在高速路上,看着别墅慢慢变成一个点,最终消失不见,尤长靖的心放松了许多,天地辽阔,我怎么会只当你的金丝雀。

 

“你要去哪。”范丞丞声音闷闷的。

 

“朱正廷会来接我。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街上放着欢快的圣诞乐,来来去去的行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车内谁都不说话,熬着这难捱的时间。

 

“丞丞,谢谢你....”尤长靖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用简单的谢谢来感激。

 

“没事。”

 

看着尤长靖上了朱正廷的车,范丞丞没由来来的一阵疼,只不过见了寥寥数面,动情的也只有自己,他在期待些什么呢,也只能期待自己以后聪明一点吧。

 

04

 

朱正廷看着尤长靖红肿的眼睛,心里疼得要死,也不知道这人在蔡徐坤手里吃了多少苦。

 

“长靖想吃什么,我带你去。”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,先喂饱眼前的人再说吧。

 

“正正,我想见昊昊。”对上尤长靖期待的眼神,朱正廷有点吃味,咋不见尤长靖见他这么高兴呢。

 

“先去吃饭,你饿了。”

 

“我不饿,我要见昊昊。”朱正廷知道尤长靖犟起来谁都拿他没办法,只能认命,把车掉了个头,往尤长靖家驶去。

 

黄明昊听说朱正廷今天要去接长靖,一大早就去朱家门口蹲着了,嚷嚷着要一起去,可朱正廷没给他这个机会,直接找了两个彪形大汉把自己扔家里了,切,说到底不就是怕自己去了抢走属于朱正廷的宠爱嘛。都去了好几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消息,黄明昊有点心急。正准备给朱正廷打电话,就听到了门响,冲出卧室,映入眼底的正是日思夜想的哥哥。

 

“哥哥,我好想你......”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了,连抱一抱哥哥的勇气都没有,怕哥哥会讨厌自己,恨自己。

 

“昊昊不哭...昊昊哭了哥哥会心疼.....”尤长靖抱住眼前的人,他以为再也见不到最疼爱的昊昊了,幸好上天对他不薄,为了昊昊,他必须亲手结束这一切。

 

朱正廷好不容易把这对交流感情的兄弟拉开“长靖还没吃饭呢,黄明昊你别黏他了。”

 

“哥,我带你去吃饭吧。”黄明昊拿袖子一抹眼泪,拉着尤长靖就走。

 

“哎,我答应了吗,明明是我先约的长靖。”朱正廷一把抓住尤长靖的另一只手。

 

“.......”

 

“你放手!”两人异口同声。

 

“一起吃不好吗.....”

 

”不好!”

 

“不好!”

 

最终,在尤长靖的极力劝说下,三个人终于坐上了一张桌子。

 

“哥,你说蔡徐坤会不会再来找你。”

 

“会吧。”尤长靖摸摸弟弟的头,现在男孩子长得真快啊,一个多月没见,就长这么大了。

 

朱正廷一言不发,他已经做好玉石俱焚的准备了,他要保护长靖,哪怕用生命也在所不惜。

 

吃完饭把兄弟两送回家,本来朱正廷想带长靖回自己家,奈何有个情敌时时深情凝视他,最终只能向浓浓“兄弟情”低头。

 

“昊昊,你先上去,我有话要和正正说。”

 

黄明昊见状磨磨蹭蹭不想上去。怎么能把哥哥和那个危险分子放在一起?

 

“昊昊听话,快上去。”见哥哥虎了脸,黄明昊只能乖乖回家去。

 

“长靖想跟我说什么啊?”带着戏谑的语气,朱正廷用食指勾起尤长靖的下巴。

 

“唔....”没想到调戏不成反被调戏,自己还没准备好呢就被尤长靖堵住了嘴,朱正廷有点害羞,其实自己也没什么经验,以前只是亲亲脸颊或者在嘴唇上碰一碰,除了长靖出狱那天,他就没什么深吻经历了....

 

“正正你要用鼻子呼吸啊,你看你憋得。”尤长靖眼里充满了笑意。

 

“正正不会没接过吻吧?”

 

“那可不是....都给你留着呢.....”朱正廷满脸通红,羞涩的揉着尤长靖的衣角。

 

尤长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没想到他的正正这么纯情,等了自己将近十年,好爱正正,好想和这个人过一生啊,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。

 

“正正,我们去海边旅行吧,就我们两个。”

 

“啊?!”尤长靖心这么大的吗??他还在为蔡徐坤的事担心,这人就想着出去玩???

 

“正正~我好想和你一起去啊~”尤式撒娇重现于江湖,他朱正廷最受不了这个了。

 

“好好好,长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 

“那我们现在就走吧!”

 

“啊?!”朱正廷又一次懵了。

 

“要是我回去,你觉得我还能再出来吗?”

 

朱正廷觉得尤长靖真是个小机灵鬼儿,在尤长靖脸上大大地吧唧了一口,便叫秘书定了两张飞巴厘岛的机票。

 

“昊昊,我和你正正哥去旅行啦~照顾好自己,勿念~”

 

黄明昊看到这条信息气的跳脚,就说嘛,怎么能把尤长靖交给别人。

 

雪花像泡沫一样大片大片飘落,美好的就像蔡徐坤的梦境一般,面对空空的房间,蔡徐坤将手中的东西扔在地上,丝绒质地的盒子滚出好远,里面是一枚刻着C&Y的戒指。

 

05

 

酒店柔和的灯光下,尤长靖的皮肤如丝绸般好看,朱正廷心旌摇曳起来,抱紧了心上人,他们接吻,做|||爱,他太幸福了,贴着对方汗湿的身体,感受到了沉甸甸的满足感。窗外海涛阵阵。

 

快乐的日子总是很快,又得回家了,朱正廷开始发愁,想着怎么对付蔡徐坤,尤长靖问他要了一把枪,说是拿来自保,便给了他,万一哪一天自己不在,也有个逃命的工具。

 

黄明昊两天没理尤长靖了,自从旅行回来,他的昊昊连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 

“昊昊,看看哥哥吧~”尤长靖像个树懒一样吊在弟弟身上。

 

“你不是爱找朱正廷吗?你去啊!别回家了。”最硬的不行,心里却想哥哥多赖他一会。

 

“我最爱昊昊了~”

 

黄明昊绷不住了“哥哥以后不许和朱正廷出去!今晚我要和哥哥睡!”

 

“好好好,今晚就咱们两,都听昊昊的!”尤长靖笑的见牙不见眼。

 

黄明昊和尤长靖打闹了一晚上,精疲力尽的爬上床,黄明昊一个劲儿地往尤长靖怀里钻。

 

“昊昊爱不爱哥哥?”

 

“当然爱啊。”哥哥身上真好闻。

 

“我也爱昊昊,晚安。”

 

等黄明昊睡着,尤长靖把黄明昊从自己怀里抽出来,轻轻地穿上衣服,装上手枪,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睡着的弟弟。

 

“再见昊昊。”

 

蔡徐坤看见尤长靖时,激动地快要晕倒了。

 

“长靖你回来啦,你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.....”张开双臂,想抱个满怀。

 

硬物抵在了蔡徐坤肚子上。

 

“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

“我知道。”

 

尤长靖知道蔡徐坤是聪明人,从他入狱那会儿就查清楚了吧。

 

蔡家为了斩草除根,已经开始寻找黄家最后的血脉了,这些年朱正廷把两个人保护的很好,蔡家没有找到一点黄明昊的踪迹,可是朱正廷却忽略了警察也可以查人这一点,蔡徐坤做警察,并不是因为喜欢,只是为了让蔡家不受威胁,发现黄明昊是个爱惹事的主,蔡徐坤也就放心了,找个由头抓进去,再私底下让黄明昊消失就好了,那天酒吧里的人也是他找的,万事俱备,却毁在尤长靖手里,他没想到黄明昊会有一个哥哥,还是一个,好看的哥哥。他动心了,明知顶罪名是尤长靖故意为之,他却选择了装傻,告诉本家黄明昊已经死了,他想安定下来,有个自己的家。

 

疼痛席卷了整个身体,枪口还冒着烟,长靖开枪了,血从枪眼里汩汩流出,在闭上眼前,蔡徐坤听到了那句对不起.......

 

看着倒在血泊里的蔡徐坤,尤长靖再也承受不住了,他好累,真的好累,枪口抵住太阳穴,他要死了,都说人死前会看到他的一生,又爸爸妈妈,有昊昊,有朱正廷,有范丞丞,也有蔡徐坤,有人握住了他的手,好温暖,像十年前,带他回家那个人身上的温度.......

 

06

 

黄明昊在尤长靖离开不久后就醒了,揉着睡眼到处找哥哥,最后只发现了一封信

 

亲爱的昊昊:

 

昊昊,对不起哦,哥哥不能一直陪着你了,我不在的时候,你要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不要出去打架了,我不能保护你了哦。我们昊昊要快快长大,好可惜,不能看到你结婚的样子了,不要恨哥哥哦。哥哥可是永远爱你的~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尤长靖

          

07

 

我又去了巴厘岛,这是我和长靖第一次旅行的地方,也是最后一次,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,我站在一块郁郁寡欢的石头上,等待日出。

 

Fin

 

雀儿之我心中的人物形象 @唏嘘 你see .see

雀儿(续)

 @唏嘘 谢谢宝贝让我写续!

写的不好,你别打我= =

先发一小部分粗来下次会全部发出来- -

因为是第一次写 就很烂

请大家多多指教接受批评= =

因为这点朱尤很少就不带tag啦

雀儿

 

“把爱刻进你的骨头,我们要合而为一。”

 

 

01

 

 

又是一个觊觎尤长靖的人。

 

当那个四肢发达的臭狗屎把手覆上尤长靖的腿时,黄明昊再也忍不住了,抡起墙角的铁棍就往壮汉身上砸,一下又一下,下手一次比一次重,不知道抡了多少下铁棍,他只知道尤长靖是他的,是黄明昊的,谁都不许动。

 

酒吧里尖叫声刺穿耳膜,男男女女四散逃跑,尤长靖吓的脸色惨白,金豆豆不住的掉,好像更诱人了。在黄明昊眼里,长靖就算是狼狈,也是最好看的。踢了踢脚边奄奄一息的肉坨,又看看墙角的人,黄明昊眼里的狠戾瞬间消失,只剩一滩温柔的水。这份温柔,独独尤长靖可享。

 

看到黄明昊停了手,尤长靖冲过去抱住他。忙忙撇了手里的铁棍,把泪人儿揽在怀里,一个柔软的吻落在尤长靖额头上。

 

“哥,不怕。”

 

眼泪鼻涕抹了黄明昊一身,除了哭,尤长靖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

好较弱啊,哥哥被自己肏的时候,是不是也会哭。

 

警笛声撕裂了黄明昊的梦。

 

从梦中惊起,满身大汗。他永远也忘不掉那一天,尤长靖推开了他,头也不回的上了警车。也忘不了蔡徐坤见到尤长靖那一霎的眼神,黄明昊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那个眼神,不是夜莺看到了玫瑰,而是野兽遇到了猎物。或许蔡徐坤自己都不知道,那是爱。

 

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黄明昊从回忆中拉了出来,打开门,是自己最不想看见的脸——朱正廷。

 

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

“来看长靖。”朱正廷推开黄明昊,径直往屋子里走。

 

“你魔怔了吗?哥在监狱呢!”

 

“胡说!昨天我就带他出来了,长靖说要回家,我就带他回来了,我看着他睡着才走,黄明昊,你少在这装傻,你对你哥怀的啥心思我还不知道吗?”

说罢朱正廷找遍了整个屋子,也没发现尤长靖的踪影,气氛骤然冷却。

 

尤长靖不见了。

 

 

02

 

 

郊外的别野里,蔡徐坤拄着头看着床上酣睡的人,自己无休止的索要让尤长靖精疲力尽,他爱死尤长靖在床上的样子了,一声浪过一声的唤着“坤坤”,紧紧抓着他的手,在欲海中沉浮,有一瞬间蔡徐坤觉得自己是尤长靖的诺亚方舟,是尤长靖的救命稻草。

 

在遇到尤长靖前的二十年里,蔡徐坤仗着自己黑道少爷的身份,过得恣意潇洒,谁见了他都得恭恭敬敬叫声“少爷”。考大学时闹着要去警校,虽说黑白不相容,可谁叫他是少爷,家里人没办法,只能由着他去。没想到毕业后第一次出警,就遇到了尤长靖,栽了。

 

无疑,在尤长靖面前,蔡徐坤是自卑的。就算用再多的华丽碎片来装饰自己,也不过是裸体上的褴褛彩衣,尤长靖是多么纯洁的人,高傲清冷,他想看看在他身下承欢的长靖,是不是也有面具。

 

监狱里一次次的欢爱,是尤长靖换取自由的筹码,蔡徐坤知道尤长靖不爱他,可是没关系,他爱尤长靖就够了,他要造一个华丽的笼子,把他的宝贝锁在里面,只做他的雀儿。他做到了。至于尤长靖的表现为什么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,蔡徐坤也是知道的,他的雀儿想逃。一只小鸟逃得出笼子,逃得出天罗地网吗?

 

“正正....正正....”睡在他蔡徐坤的床上,却做着与朱正廷有关的梦,蔡徐坤心里酸透了。

 

“哟,蔡大少爷还没搞定你的小情人呢,要不我来试试?”这痞里痞气说话方式,不用猜就知道是他的发小范丞丞。

 

“你最好离他远点。”若不是有“兄弟”这层关系挡着,蔡徐坤的拳头这会儿已经招呼过范丞丞了。他看到了,那天刚把尤长靖送到房子里,范丞丞趁着他不在的间隙,用右手捏了尤长靖腰间的软肉,亲吻了长靖嫣红的唇。

 

尤长靖是烈酒,谁碰了都得醉。

 

床上的人睡得很不踏实,被这两人一吵,是彻底醒了。

 

“坤坤......要抱......”

 

一醒来就撒娇,真是个小妖精。蔡徐坤对尤长靖没有一点抵抗力,听到尤长靖叫就赶忙把他的小宝贝抱到怀里哄。尤长靖还迷迷糊糊的,看到房内还有一个不相识的人。

 

“坤坤,这是谁啊?”

 

“我是范丞丞啊宝贝。”还没等蔡徐坤开口,范丞丞就结束了自我介绍。

范丞丞。这个名字倒是熟悉。

 

“你好呀,我是尤长靖。”

 

蔡徐坤有些吃味,他没看到过尤长靖笑的这么开心,今天却为了范丞丞一展笑颜,他想崩了范丞丞。

 

“丞丞是长靖的好朋友吧,今天晚上和我们一起吃饭吧。”尤长靖笑的灿烂,范丞丞的心脏也咚咚跳个不停,他范大公子流连花丛多年,还没像今天一样有如此猛烈的心动感,他喜欢的,都要得到。

 

“长靖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办。“无视蔡徐坤黑透的脸,范丞丞抚上尤长靖的脸“长靖真好看。”

 

“滚。”蔡徐坤横抱起尤长靖往饭厅走,小小的人儿在怀里微微颤抖,看起来身体还是不舒服,娇滴滴的样子别提多让人怜爱了,蔡徐坤下腹一阵火燎,要不是范丞丞在,他恨不得压着他的宝贝狠狠蹂躏。把小宝贝轻轻放在椅子上,为他摆好碗筷,细心地把尤长靖的每一根指头都擦干净,他蔡徐坤还没这么用心过。

 

范丞丞也坐到餐桌前,“怎么没给我准备一副碗筷啊,我也饿了。”

 

“不是让你滚吗,你怎么还在这?”

 

“长靖都留我吃饭了,难道要拂了一片好意?”

 

蔡徐坤一时无语,他是万万不想让尤长靖和范丞丞再有接触的。

 

这顿饭蔡徐坤吃的飞快,长靖和范丞丞聊得开心,他连一句话都插不进去。他只想马上结束,尤长靖是他的。

 

赶走了范丞丞,蔡徐坤抱着尤长靖上了楼,他不开心。关上房门就吻住了尤长靖,狠狠地扫荡着的他的口腔,掠夺着他的空气。

 

“以后不许和范丞丞说话。”

 

 

03

 

 

尤长靖被困在这座别墅里一月有余了,这里吃的舒服,住的舒服,蔡徐坤也对他足够好,一点没了监狱里霸道的样子,只要有时间,蔡徐坤就会亲自下厨做尤长靖喜欢的菜,会拉着他的手给他讲故事,欢爱过后会细心的为他清洗身体,然后在他额头上印一个晚安吻抱着他入睡。蔡徐坤是爱他的。如果不是监狱里的一幕幕印象太过深刻,如果是他心甘情愿做蔡徐坤的囚鸟,如果没有那件事,他可能会爱上这个极致温柔的男人吧,可惜没有如果。他的昊昊还在等着他。

 

尤长靖在窗前一坐就是一天,他想回家,他得报仇,他还得看着他的昊昊长大。

 

尤家和黄家是世交,黄家是官宦世家,尤家是生意人,两家的交情从爷爷辈就开始了,里面的利益关系自然不言而喻,在尤长靖12岁那年,黄家招了灭门之祸,与其交往甚密的尤家自然也被拉下了水。黄家满门被仇家杀死,只剩年仅四岁的黄明昊活了下来,而尤家父母也在出事不久之后就病死了,只剩两个孩子相依为命。父母走后,唯一的房子也被债主强占,十二岁的尤长靖带着四岁的黄明昊东躲西藏,本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,却不得不挑起了重担。那一段时间真的是尤长靖生命里最黑暗的一段日子,他永远记得是谁制造了这场悲剧。

 

是蔡家。